略談拉然巴格西的考取 (仰丁仁波切撰)

使用閱讀模式

淨妙猶如郁金花,
執持十六童子相,
怡然開顏尤含笑,
祈賜勝慧!妙智藏!
 
南方大海洲嶼間,
璁葉莊嚴刹土中,
風動綾羅佛母尊,
于此再三遙相呼。
 
一般來說,於雪域西藏,佛聖教大力弘揚已逾一千三百年,在此期間出現了上千座寺院,于諸大教典作聞思修者數不勝數。各寺院的學習次第等各不相同,這裡將要講述在三大寺學習教典的情形,並以色拉大乘洲下屬的色拉昧聞思寶洲扎倉為例來敍述。各班次並不是以現代的命名方式來命名,而是有著特殊的命名之道,詳情如下。
以色拉昧扎倉為例,總共有十五個班,但每個班不一定都有一年,在一些班裡,需要待上兩年,容後詳述。
下面將一一介紹各個班的情況:
 
1 攝類學班一年。
2 心類學、因類學班一年。
 
學習攝類學和因類學,主要是為辯論的理路打好基礎。
 
心類學是為了明察、辨析我們的心續,及在學習大論時,為眾多心識的安立打下基礎。
 
之後要開始學習五部大論,即:量學、般若、中觀、俱舍、毗奈耶。這個時期,所謂“量學”,不要理解成某一部特別的量學教典,而是那些散見於佛經、論典的總的量學論著。其餘四種大論亦然。
五部大論,概括起來宣說的內容者:毗奈耶主要講增上戒學;般若和俱舍主要講趣道的次第——增上定學;量學和中觀主要講增上慧學。總之,詳細解釋了為成佛而修行的根基,即三學、四聖諦,並廣說見、宗派的建立。五部大論所講的法類,需配合著佛陀三轉法輪而了知,然非正題,姑置勿陳。
 
五部大論中最初為般若,有七個班,每班各一年。般若各班,並不稱作第一班、第二班等,而是另有特殊的名字。例如,般若第一班稱為“新典班”。各個般若班的名字為:
 
3 新典班
4 舊典班
5 舊典上班
6 第二品班
7 第四品班
8 副課新班
9 副課舊班
 
這些就是般若班。主要課程為:至尊怙主慈氏所造《現觀莊嚴論》根本頌,及其解釋——印度阿闍黎獅子賢所造的《明義釋》,《明義釋》的注疏有嘉曹傑所造的《心要莊嚴疏》,為開顯彼義而由克珠·根敦丹巴達傑所造的《心要莊嚴光明論》兩卷。
參考書是以至尊宗喀巴大師的《現觀莊嚴論疏·善說金鬘》(有一千多頁)和克珠傑的《現觀莊嚴論疏·難義明釋》(有二百多頁)兩種為主,包括藏地智者們所造的各種《現觀》注疏。
 
此後是中觀班:
10 中觀新班
11 中觀舊班
 
兩個中觀班各有兩年。課程為:怙主龍猛的《中觀根本智慧論》為主的“中觀理聚六論”、吉祥月稱的《入中論》根本頌及其自釋二種。此二種的解釋有:至尊宗喀巴大師的《入中論善顯密意疏》,其注釋有克珠·丹巴達傑所造的《中觀總義·顯明密意燈》及《中觀辨析》兩函。參考教材有:至尊宗喀巴大師的《中觀根本智慧論大疏》,廣、略《毗缽舍那章》二種,以及《辨了義不了義善說藏論》,克珠傑的《中觀總義》等印、藏先賢所造中觀論著多種。
 
其後是毗奈耶班。這裡也不稱第一班、第二班等,而是另有特殊的名字:
 
12 披單班(可以僅著披單去堪布的住所,所以稱之為披單班)
13 第三班(這本是毗奈耶第二班,卻被稱為第三班,這是因為後面有兩個俱舍班的緣故。)
 
雖然每一屆毗奈耶班是一年,但有時毗奈耶班有兩年者,端賴課程是否已完成。課程為:印度阿闍黎功德光的《律經根本文》,及其注釋阿闍黎法友所造的《律經根本文廣釋》,西藏律主——遍知措納瓦大師的《律疏·日光善說教理海》,第一世嘉瓦·根敦珠(僧成)的《律疏·寶鬘》,班欽·洛卓列桑(慧賢)的《律經總義》、《律上分注》二種、協欽·阿旺慈誠(語自在戒)所造的《律經攝頌》等等。彼等需要與佛所說十三部《律經》結合起來閱讀。參考教材有:印度的廣解約二十二部,及藏地諸位先賢所造的著作等。
 
之後是俱舍班:
14 第二班
15 第一班
 
課程為:阿闍黎世親所造的《阿毗達磨俱舍論》根本頌及其自釋、阿闍黎王子所造《俱舍論釋》、阿闍黎滿增所造《俱舍論釋》、欽·絳貝央(妙音)所造《俱舍釋·對法莊嚴》、嘉瓦·根敦珠(僧成)所造《俱舍釋·明照解脫道》、嘉旺·稱列南傑(事業尊勝)所造《俱舍辨疑》等。參考教材為藏地先賢們所造多種俱舍注疏。
此班的次第不同於一般次第,色拉昧扎倉有毗奈耶和俱舍的三個班次(譯者注:“三個”是指俱舍的兩個班,加上毗奈耶的“第三班”),命名的次第不是第一、第二、第三,而是按照第三、第二、第一的順序。
因此,在色拉昧扎倉全部學僧中,第一班是最高階的班,等級也就是類似於眾多應試者中的最高階——第一等成績者。
 
在各自的扎倉中完成全部班級的學習後,需要在甘丹佛教大學參加格西拉然巴的六種前行考試:
 
噶然巴一年級
噶然巴二年級
阿闍黎一年級
阿闍黎二年級
拉然巴一年級
拉然巴二年級
 
我在後面會列舉在甘丹佛教大學參加考試時的課程名稱,而不會寫明它們各有多少頁數。理由是:一方面,為了避免敬愛的讀者感到懼怕;另一方面,若羅列過多,恐有混亂之虞。
 
所謂“噶然巴”者:對佛陀的無邊經教(為“噶”字之義,藏文bka’),能夠善巧了知(即“然”字之義,藏文rams)者。
 
噶然巴一年級時,共有十四門考試需要參加。其中有九門筆試和五門辯試。
 
九門筆試為:
 
1. 共同藏語文筆試(這是為了考察藏文詩歌的水準高低,而就第七世嘉瓦仁波切所造詩作觀自在菩薩的讚頌文《聖者贊》而提問)。
2. 特殊藏語文筆試(從藏文的創造者阿闍黎吞彌桑布扎所造的藏文語法書《三十頌》根本文中提問)。
3. 格魯教派源流方面的筆試(從至尊宗喀巴大師的傳記及嘉曹傑、克珠傑等的傳記中提問)。
4. 量學筆試:考《釋量論》根本頌第一品,及其注解——嘉曹傑所造的《釋量論疏·明照解脫道》第一品全部。
5. 般若第一門筆試(以各扎倉的一位學者的著作為基礎,而就《現觀莊嚴論》第一品全文中提問)。
6. 般若第二門筆試(從至尊宗喀巴大師的《辨了義不了義善說藏論》中“唯識宗篇”以前的部分中提問)。
7. 中觀筆試(從至尊宗喀巴大師的《入中論善顯密意疏》上半部中提問)。
8. 毗奈耶筆試(從嘉瓦·根敦珠(僧成)的《律疏·寶鬘》第一卷中提問)。
9. 俱舍筆試(從嘉瓦·根敦珠(僧成)的《俱舍釋·明照解脫道》的上半部中提問)。
 
辯試為:
 
第一:量學:《釋量論》根本頌第一品及其注解《釋量論疏·明照解脫道》第一品中,就所遇之題而作辯論。若某義與所遇之題無關,雖對之立量興辯,然不算通過考試,其他各門考試亦然。
第二:《現觀莊嚴論》第一品各扎倉的教材及《心要莊嚴疏》、《辨了義不了義善說藏論》、《靜慮無色定辨析》等,就所遇之題而作辯論。
第三:《入中論》根本頌及《入中論善顯密意疏》“破唯識宗”以前內容,就所遇之題而作辯論。
第四:毗奈耶方面,於嘉瓦·根敦珠(僧成)的《律疏•寶鬘》的《上事》以前,就所遇之題而作辯論。
第五:《俱舍論》,嘉瓦·根敦珠(僧成)的《俱舍釋·明照解脫道》第四品以前,就所遇之題而作辯論。
 
 
噶然巴第二年級。
 
此復有九門筆試和五門辯試。
 
筆試有:
 
1. 共同藏文筆試(從至尊宗喀巴大師讚頌佛陀的著作《緣起讚》中提問。)
2. 特殊藏文筆試(從藏文的創造者阿闍黎吞彌桑布扎的《音勢論》根本頌中提問。)
3. 格魯教派源流方面,就宗喀巴大師的教法弘揚於各處的情況而提問。
4. 量學方面,從《釋量論》根本頌第二品及嘉曹傑所造的《釋量論疏·明照解脫道》的整個第二品注解中提問。
5. 般若第一門筆試,從《現觀莊嚴論》根本頌第二品、第三品、第四品及彼等之注解——嘉曹傑的《心要莊嚴疏》第二、三、四品中提問。
6. 般若第二門筆試中,《現觀莊嚴論》根本頌第五至第八品及彼等之注解——嘉曹傑的《心要莊嚴疏》第五至第八品中提問。
7. 中觀筆試:從《入中論》根本頌下半部及其注解《入中論善顯密意疏》的整個下半部中提問。
8. 毗奈耶筆試:阿闍黎功德光的《律經根本論》之《下事》及其注解——嘉瓦·根敦珠(僧成)的《律疏•寶鬘》之《下事》中提問。
9. 俱舍筆試:阿闍黎世親的《俱舍論》根本頌的第五品至第八品,及其注解——至尊根敦珠的《俱舍釋·明照解脫道》第五品以後全文中提問。
 
五門辯試為:
 
1. 量學:《釋量論》根本頌第二品,及嘉曹傑的第二品注解《釋量論疏·明照解脫道》全文中,就所遇之題而作辯論。
2. 現觀:《現觀莊嚴論》根本頌,及其注解——印度阿闍黎獅子賢所造的《明義釋》及嘉曹傑造的《心要莊嚴疏》第二品到第八品全部,就所遇之題而作辯論。
3. 《入中論》根本頌下半部及其注解——至尊宗喀巴大師的《入中論善顯密意疏》下半部全文,就所遇之題而作辯論。
4. 毗奈耶:阿闍黎功德光的《律經根本論》下半部及嘉瓦·根敦珠(僧成)的《律疏•寶鬘》的《上事》全文中,就所遇之題而作辯論。
5. 俱舍:《阿毗達磨俱舍論》第五品以後的根本頌及自釋二者,及至尊法王根敦珠(僧成)的《俱舍釋·明照解脫道》第五品以後的全部注釋中,就所遇之題而作辯論。
 
其後是阿闍黎的考試,有一年級、二年級兩種。一年級有六門筆試和五門辯試。
 
六門筆試為:
 
1. 量學:《釋量論》根本頌第三品及嘉曹傑的《釋量論疏·明照解脫道》第三品注解全文中,回答所提的問題。
2. 般若第一門筆試中,從至尊宗喀巴大師所造的注疏《現觀莊嚴論疏·善說金鬘》第一品全文中,回答所提的問題。
3. 般若第二門筆試中,從至尊宗喀巴大師所造的注疏《現觀莊嚴論疏·善說金鬘》第二、三品中,回答所提的問題。
4. 中觀:從怙主龍猛的《中觀根本智慧論》根本頌第一品、第二品,和吉祥月稱的《入中論》根本頌及自釋上半部中,回答所提的問題。
5. 毗奈耶:就遍知措納瓦的《律疏·日光善說教理海》的《上事》以前的部分,回答所提的問題。
6. 俱舍:從欽•絳貝央(妙音)所造《俱舍釋·對法莊嚴》第四品以前的部分,回答所提的問題。
 
五門辯試為:在之前的六門筆試中,將般若類兩門考試所用論著合二為一,於是對五部論著內容,就有五門辯試需要參加。
 
阿闍黎二年級,有六門筆試和五門辯試。
 
其中六門筆試為:
 
1. 量學:就《釋量論》根本頌第四品,及嘉曹傑的《釋量論疏·明照解脫道》第四品注解全文中,回答所提的問題。
2. 般若第一門筆試:從至尊宗喀巴大師所造的注疏《現觀莊嚴論疏·善說金鬘》第四品全文中,回答所提的問題。
3. 般若第二門筆試:從至尊宗喀巴大師所造的注疏《現觀莊嚴論疏·善說金鬘》第五品至第八品中,回答所提的問題。
4. 中觀:怙主龍猛的《中觀根本智慧論》根本頌的所餘諸品(除第一、二品外)、吉祥月稱的《入中論》根本頌及自釋下半部中,回答所提的問題。
5. 毗奈耶:遍知措納瓦的《律疏·日光善說教理海》的《下事》以後的部分,回答所提的問題。
6. 俱舍:欽•絳貝央(妙音)所造《俱舍釋·對法莊嚴》第四品以後的部分,回答所提的問題。
 
 
五門辯試為:在之前的六門筆試中,將般若類兩門考試所用著作合二為一,於是對五部論著內容,就有五門辯試需要參加。
 
其後就是拉然巴,有兩個年級。
 
“拉然巴”之義:謂過去在拉薩,於來自三大寺(色拉寺、甘丹寺、哲蚌寺)等各大寺廟的上萬僧眾、學者聚會中,基於廣大教典而立宗、應試考取的格西,被稱為格西拉然巴。“格西”這個詞的意思是善知識或善友。
 
拉然巴有兩個年級,只有辯試,並無筆試。
 
第一年有五門辯試:
 
1. 量學:《釋量論》根本頌第一品、第三品、第一品自釋、印度阿闍黎天王慧(阿闍黎法稱的弟子)等所造第三品注解,及嘉曹傑及克珠傑所著之注解為主,及與彼等相關的印、藏所有量學著作中,就所遇之題而作辯論。
2. 般若:至尊宗喀巴大師所造的注疏《現觀莊嚴論疏·善說金鬘》第一品至第三品為主,及與彼等相關的印、藏所有般若現觀類著作中,就所遇之題而作辯論。
3. 中觀:怙主龍猛的《中觀根本智慧論》全文,吉祥月稱的《入中論》根本頌及自釋的上半部等為主,及與彼等相關的印、藏所有中觀著作中,就所遇之題而作辯論。
4. 毗奈耶:《律經根本文》及阿闍黎法友的《律經根本文廣釋》、遍知措納瓦的《律疏·日光善說教理海》的《上事》以前為主,及與彼等相關的印、藏所有毗奈耶著作中,就所遇之題而作辯論。
5. 俱舍:《俱舍》根本頌及自釋、欽•絳貝央的《俱舍釋·對法莊嚴》第四品以前為主,及與彼等相關的印、藏所有俱舍類著作中,就所遇之題而作辯論。
 
拉然巴第二年:
 
1. 量學:《釋量論》根本頌第二品、第四品;印度阿闍黎天王慧等所造第二品和第四品的注解等,及嘉曹傑、克珠傑所造彼等之注疏為主,及與彼等相關的印、藏所有量學著作中,就所遇之題而作辯論。
2. 般若:《現觀莊嚴論》根本頌及阿闍黎獅子賢的注解《明義釋》第四品以後,至尊宗喀巴大師所造的注疏《現觀莊嚴論疏·善說金鬘》第四品以後的全部內容,以這些為主,及與彼等相關的印、藏所有般若現觀類著作中,就所遇之題而作辯論。
3. 中觀:怙主龍猛的全部中觀類著作;吉祥月稱的《入中論》根本頌及自釋的下半部,及與彼等相關的印、藏所有中觀著作中,就所遇之題而作辯論。
4. 毗奈耶:《律經根本文》及阿闍黎法友的《律經根本文廣釋》、遍知措納瓦的《律疏·日光善說教理海》的《下事》以後為主,及與彼等相關的印、藏所有的毗奈耶著作中,就所遇之題而作辯論。
5. 俱舍:《俱舍論》根本頌及自釋、欽•絳貝央的《俱舍釋·對法莊嚴》第四品以後為主,及與彼等相關的印、藏所有俱舍類著作中,就所遇之題而作辯論。
 
以我撰著所出生,
福德皎潔如秋月,
此生所聚諸法友,
世世相逢極樂刹。
 
拉然巴格西仰丁珠古——善慧教幢撰於勝者宮
 
 
無餘勝者唯一父,
無始愚闇盡摧壞,
無邊語教自在主,
無比妙音前敬禮。
 
賢者悲智廣虛空,
明耀嘉言君陀友,
催開凈信妙海生,
于彼功德誠隨喜。
 
善士撰造此嘉文,
譯藏為漢此善根,
願佛聖教恒光顯,
饒益法界諸有情。
 
 
受尊貴的仰丁仁波切委託,由對上師三寶具足凈信的善普賢法友勸請,不諳教理及語文、唯具慚愧的鄔波索迦Kalyāṇasumati敬譯于水龍年三月十二日。此間受諸位法師及善友協助,心懷感激,在此致謝。願吉祥!
 

 

轉載請註明出處,所有文字、圖片、視頻等以果碩普利協會網站上最新版本爲準。

分享到:
上一篇  聖救度母二十一尊供養暨祈請禮讚文簡修儀軌
下一篇  雅安,請不要悲傷──仰丁仁波切 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