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燃燈節」簡介

使用閱讀模式

 燃燈節﹐藏語音譯“噶登安曲”,意為“五供”,是藏傳佛教格魯派祖師---宗喀巴大師圓寂成佛紀念日。為了紀念大師弘揚佛法的偉大行誼,信眾將這一天定為燃燈節﹐舉行誦經﹑禮拜﹐燈供儀式等隆重的紀念活動,在佛像前供奉饃﹑糖﹑鮮果等五種供品,因此又稱為「五供節」。
  燃燈節期間,伴隨著法號,法螺、金嗩吶聲響起,僧人們在道路兩側、佛塔周圍、殿堂屋頂、窗檯、室內佛堂、佛龕、供桌等以及凡能點燈的臺階上,點上一盞盞酥油供燈,並在佛堂內供一碗淨水,燈水相映,把佛塔、殿宇、佛堂、屋子照得燈火通明。數萬盞酥油佛燈金光燦燦,遠遠眺望,那一盞盞排成一字形或寶塔形供燈猶如繁星落地,把夜空照得通亮。寺廟內人山人海,人們觀燈,拜佛、以此紀念宗喀巴大師。
    宗喀巴大師為文殊菩薩真實的化身,此為佛陀住世時即已授記,佛陀於「文殊根本續王經」中,如是開示:「世間我涅槃,大地頓成空;汝現凡夫相,利益諸有情。」
    大師誕生於青海省宗喀地方,父名「達惹輪波」,母名「新薩阿卻」。大師降生地附近,長出一棵旃檀樹(檀香樹),此樹的樹葉均自然現出文殊菩薩心咒---「阿、日阿、巴、日阿、那、地」的藏文字與佛像;文殊菩薩以比丘身示現者即為宗喀巴大師,另以咒語的形象示現於此樹的葉子上。
    大師三歲時,恰巧值遇第三世大寶法王---「若必多傑」於弘法途中,路過大師的家鄉附近,因此母親乃攜大師前往覲見法王,大師前來覲見法王的前一天夜裡,法王曾經夢見:有一棵高大的樹木,枝葉非常濃密,樹蔭廣大,庇蔭了許多生命,遠離受炙熱陽光曝曬的痛苦。此夢境象徵,在宗喀巴大師教法的教化潤澤之下,將有無數六道有情眾生,能遠離種種惱熱,獲得殊勝的利益。法王於是告訴大師的母親:「你的兒子必定是一位大菩薩的示現,」並為大師傳授優婆塞戒(在家居士戒)。 
    大師七歲時,於「敦珠仁千法王」座前,受持沙彌戒,正式出家;出家後,敦珠仁千法王為大師講授各種顯密的教法,並為大師傳授大威德金剛灌頂。
    十六歲時,大師至衛藏地區留學,在「夏加卻」地方從「欽戒仁千」戒師受比丘具足戒,從此之後,大師對於戒律善加守護,不曾造作絲毫違背戒律的言行。此後,大師仍繼續依止許多善知識,繼續學習各種顯密教法,這些善知識中,尤以「仁達瓦」、「鄔瑪巴」、「瓊昆累巴」、「索南給千」等上師,對大師影響最大。大師曾依止瓊昆累巴仁波切一年半的時間,仁波切將所有顯密教法,悉數授與大師,每當教法傳授完畢,仁波切總是高興的說:「我已將教法傳給法的持有者了!」
    大師降生於西藏之前,藏地的修行者對於顯密的教法,常視為水火一般,不能相容;學戒律者不能認同密法,修密法者則輕視戒律;此種問題非常嚴重。大師降生於西藏之後,深入研讀各種顯教的經論與四部密續,得到如是定解:所有一切顯密教法,皆為佛陀所傳授,其中沒有任何謬誤或相互違背之處。大師並將之前流傳於藏地的教法,其中的謬誤乃至顛倒的見解,悉數予以駁斥導正;對於眾人有疑惑或不能了知之處,則予以深入剖析、闡釋,令眾人得以明瞭其中的意涵;經過大師如此嚴謹的校對與精細入微的闡釋,遂將過去積存已久的弊病,一掃而空。藏地的修行者形容大師的教法,如同純淨沒有任何雜質的純金;流傳於藏地的教法,經由大師的導正與闡揚,終能成為完全清淨無染的教法。
    此外,大師並著作了許多論述,這些論述都是由文殊菩薩親自指示著作的先後次序與時機,大師經常親見文殊菩薩,得到文殊菩薩的諸多教授,並向文殊菩薩請教許多關於法的重點與問題。大師於噶當派的創始者---「仲敦巴仁波切」所建的「熱振寺」閉關修持時,有一個月的時間,每日均親見阿底峽尊者等所有噶當派的祖師;大師於「甲梭澎傑」地方閉關時,龍樹菩薩、無著菩薩等所有印度的成就者,亦示現於大師跟前;因此,大師經常能親見許多成就者與本尊,獲得各種殊勝的教授。
    事實上,大師於久遠劫前早已成佛,但為了引導眾生能趣入解脫道,因此,以眾生能親見的比丘相,示現廣大聽聞、深入思維與精進修持,乃至成就圓滿佛果的偉大行誼,讓有情眾生能有學習與效法的典範。
    大師的教法除了遍及藏區,當時明朝的皇帝(明成祖)亦仰慕大師的成就,派遣使者迎請大師前往北京弘法,大師派遣「迥滇闕傑」(章嘉活佛)前往,格魯派的教法因而隨之傳入中國。
    觀諸西藏歷代的成就者,在聞、思、修的見解與行誼,大師的成就無人能及,如此殊勝與偉大的成就者,實堪為西藏之頂嚴。大師於世壽六十四歲時,以利益眾生的事業圓滿,故示現成佛,往生兜率淨土;在大師的主要弟子「克珠傑」的祈請文中,有偈頌說:大師以「羅桑札巴」的名號示現於世間,在彌勒菩薩的兜率淨土,大師以「蔣貝寧波」的名號,以菩薩的形相示現於兜率淨土。
 

 

轉載請註明出處,所有文字、圖片、視頻等以果碩普利協會網站上最新版本爲準。

分享到:
上一篇  第一页
下一篇  《我的敵人,我愛你》一讀後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