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> 甘露教言 > 正文
《甘丹聖教增廣願文》講解

使用閱讀模式

堪千 果碩仁波切 講授
講授時間:2012年12月8日
 
今天是我們宗喀巴大師的燃燈節,也是宗大師的紀念日。
 
宗大師的教法祈願文有兩種,一種是《值遇三界法王大宗喀巴聖教願文》,這個願文比較長。另外一種是《甘丹聖教增廣願文》,這個比較短,待會會就這個祈願文做一個口傳,口傳的同時,也做些講解。
 
斯為能生無餘勝者父,然於無邊剎現佛子相,
秉持佛法發心諦實力,祈願善慧勝教廣增長!
 
大概來說,第一個偈頌有提到佛父的部分,佛母的部分和佛子的部分。這樣的佛父佛母佛子的三種提法,在大威德金剛的法本裡面也有提到,跟大威德金剛自生儀軌的內容幾乎是一樣的。
 
那個偈頌主要是在說宗大師在往昔久遠劫前就已經成佛了,這是以佛父來講。佛母的部分是在說宗大師具足了般若智慧佛母,或者是就像我們一般所知道的,宗大師是文殊的化身,因此以智慧尊來形容。作為佛子的部分是在說宗大師在久遠之前已經成佛,但是以菩薩行在做救度輪迴的佛行事業。以上,就是簡要的佛父佛母再到佛子的這樣三層含義。
 
那此處,願文中首先的偈子也有提到類似的內容。作為諸佛來講,宗大師是佛父,對於各個的清淨刹土來講,宗大師是佛子的身份,另外,在所有的清淨願中,宗大師所發的願文是最殊勝的,後面的第四句,是說願能遇到佛子的教法,宗大師的教法。
 
昔於如來釋迦頂座前,立誓時之名號「大毅志」,
諸佛佛子讚嘆諦實力,祈願善慧勝教廣增長!
 
第二個偈頌主要是在說在久遠之前,有一尊佛叫做頂嚴,頂嚴如來。那時,宗大師是頂嚴如來的座前弟子,頂嚴如來是宗大師的上師。當年發心的時候,宗大師的名稱叫做大勇士(大毅志),大勇士這個名稱也是文殊的一種體現。在這裡的文殊又是代表甚深見,以這個見地來理解的。第三句是在說,宗大師是所有佛子共同稱讚的一位菩薩,或者佛子。因為具有過去這麼殊勝的因緣,以這樣子的一種真實力、諦實力,願宗大師的教法願能昌盛。
 
為弘解行清淨傳承故,能仁座前供養白晶珠,
獲賜法螺授記諦實力,祈願善慧勝教廣增長!
 
第三個偈頌是在說宗大師所傳承的教法,在見和行上都是清淨的。為了讓見行清淨的這個傳承在後續的眾傳承裡面也能發揚光大,當年佛陀世尊在世的時候,宗大師供養了一串一百零八顆的水晶念珠,此作為因緣。也有說,這個傳承教法也是阿底峽所在傳承的一個教法。當年獻了這串水晶念珠之後,佛陀又回贈法螺,這個法螺藏在目前的甘丹寺,後來宗大師出世,建了甘丹寺之後,取出了這個法螺,這也是甘丹寺的最主要的一個寶貝。甘丹寺本身,甘丹這兩字在文殊根本續裡面也有所授記。另外,宗大師的名稱洛桑這兩個字,同樣也是佛所授記的。因此,第三個偈頌是在說跟這一世的佛陀世尊的這些因緣。
 
清淨見解遠離常、斷邊,清淨禪修甦醒昏沉闇,
清淨行持謹遵佛語修,祈願善慧勝教廣增長!
 
第四個偈頌是以“見修行”這三個在說的。
 
第一句提到的是見清淨,見清淨的部分主要是在講遠離常見和斷見。宗大師的見地,或者說,他所傳承的中觀見地來講,是遠離常見,也遠離斷見的。遠離常的部分,推翻了諦實有的主張,針對斷的部分,又遠離了所有認為一切無、甚麼都沒有或者無所有,遠離了這種斷見。這也是龍樹所在傳承的一個見地。後來的中觀宗,以宗大師的教法來說,見的部分所行持的是龍樹所傳承的中觀見地。
 
第二是修的部分,是解釋修清淨。所謂的清淨是指遣除了微細沉沒。微細沉沒的部分,在止觀的止的修行裡面也會常常提到,這個部分也與三摩地的修行有關。很多人在打坐修行,做三摩地的修行的時候,會將沉沒的這種感覺當作止的修行,或者三摩地的修行。在這個部分有很多微細的地方,常常會搞錯,以為是這個樣子的一個境界。此處,主要是在說作為修的部分來講,需要有慧心,智慧心,經由慧心最終達到無造作,三摩地的一個修行。這個也是在菩薩地論等提到的一種修精進的修法。
 
第三個部分是行的部分,也就是行清淨。所謂的行清淨,主要是在說戒律的部分。所有的戒律都是當年佛陀世尊所制定的,因此,宗大師的傳承所行持的戒律一樣都是當年佛在戒經裡面所提到的,這些戒條是僧團的主要的一個依止。這些內容一樣在後來的《三律儀》裡面有提到,跟這個也是相呼應的。在這裡,第四句就是說,願見修行這樣清淨的宗大師的教法可以長久住世。
 
廣求多聞故成學智者,如所聞義修心成尊者,
普迴教法、眾生成賢者,祈願善慧勝教廣增長!
 
第五個偈頌主要是講聞思修這三個。聞思修每一個後面都配有三個清淨。一個是慧清淨,一個是行清淨,第三個是願清淨。
 
所謂慧的部分,整個偈子就是宗大師一生的行誼,首先是在說宗大師在開始的時候廣聞博學,除了佛法的部分之外,大小五明裏面的世間知識一樣做了很多的聞思。因此宗大師是慧清淨。
 
另外,對於所聞的內容,宗大師都一一作了實修。所謂的實修,主要就是戒定慧三學。這些內容是宗大師行清淨的部分。
 
最後是說願清淨,是在說所有的宗大師的聞的部分,修的部分,都是為了整個佛法的昌盛,因此這個是願清淨。願宗大師如此這樣子的教法可以長久住世。
 
宗大師一生的行誼,針對這個我們做了配合說明。宗大師有很漫長的一段時間是聞思的過程。當年,經由聞思,宗大師變成整個雪域西藏賢智的一個頂嚴。因此,當時的舊譯寧瑪,新譯噶舉、薩迦等等,每一個人都是在讚嘆宗大師的這種智慧,所以對宗大師的讚頌文有很多。其中有一位叫益桑則瓦的成就者,他比喻說宗大師如同白傘蓋的頂嚴,整個西藏處處都是宗大師的名聲。如此這種讚歎是很多的。
 
同樣,還有譯師阿旺扎巴,他也寫了一個讚頌文,這個讚頌文很出名,也是一篇很親切的讚頌文。他比喻宗大師的出世就如同佛陀世尊的出世,讓世尊的教法在這個世界變得更加耀眼。以如此的教法,宗大師做了佛行事業之後,未來的佛子,或者是彌勒將來還如何推行佛法呢,佛子彌勒會不會嫉妒宗大師等等的這樣一些內容來讚歎宗大師。
 
同樣,噶舉派的大司徒仁波切的某一個轉世,一位叫做朗千的轉世。他也對宗大師作了一個讚頌,他在這個讚頌裡面就提到龍樹父子圓寂了之後,中觀見地變得沒有辦法作一個完整詮釋。因為宗大師的出現,讓甚深見或者是龍樹父子的這種見地變成是很完整的,徹底地做了一個詮釋,因此宗大師的智慧如同金剛火焰,宗大師的出世讓中觀宗再次復興。這個也是宗大師當年在世的時候的一個讚頌。
 
      再到近代的時候,寧瑪派的米龐仁波切,他在起先的時候否定批判宗大師的一些教法。但後來他完整的瞭解了宗大師的教法之後,對格魯教法,對宗大師的傳承生起定解,對宗大師的各種傳承或者是他的善說給予很多的讚頌。他在讚頌文裡將“講說”比喻為蓮花,提到當宗大師的這種善說蓮花盛開的時候,米龐仁波切他個人的講說蓮花,就遜色下來了。他說在印度北方,也就是西藏等等這樣子的地方,針對世尊的教法,佛經的這些詞句、法句等等,如實瞭解的人非常少。對這些經卷所在傳達的義理,對義理的理解的人就更是少了,對如實修行的人更是少之又少。宗大師對所有佛經的詞句有完整的瞭解,對義理也有完整的瞭解,同時也做了徹底的實修。他用這種從詞句,到意義,再到實修這些層面來讚歎宗喀巴大師。
 
總而言之,宗大師在當時是整個西藏非常有名的一位智者。宗大師除了有去請益各個傳承的祖師之外,宗大師自己也有很多上師,就像仁達瓦,鄔瑪巴,還有南方的南卡堅贊,這些上師起先是宗大師的上師,後來也變成了宗大師的弟子。他們都變成了宗大師的弟子,宗大師有,上師跟弟子,弟子跟上師,這樣子的一些因緣,他們也對宗大師作了各種的讚嘆。
 
所謂的對宗大師的讚嘆,第一是讚歎他的智慧的部分,第二是行的部分,第三是他善說的部分。宗大師將龍樹父子的中觀宗或者是清淨見、無垢見,這樣的見解見地作了發揚光大。在這個的偈頌,主要就是在講宗大師的這樣的一種一生的傳記。
 
了不了義經皆無相違,咸為個人實修之要訣,
得定解故滅除眾惡行,祈願善慧勝教廣增長!
 
第六個偈頌主要是在講道次第廣論裡面所提到的四種殊勝的內容,以此對宗大師的教法給予讚歎。
 
第一個主要是在講,作為佛經來講,有了義和不了義的這種區分。了義和不了義如果沒有如實瞭解,會覺得在這裡面有很多的衝突,但是我們如果想到佛陀世尊當年說法都是因機施教,都是針對不同根器弟子的說不同的法門,那無論是了義的還是不了義的,都會知道這些是為有情眾生而說的法。從這樣子的層面去考慮的話,所有的佛法了義的和不了義的,他們相互之間是沒有衝突的。
 
這主要是在講一切教法沒有衝突的這種殊勝。同樣,就像在某一些時候,會認為修顯宗的不需要修密宗,修密法的不需要修顯宗。認為顯密如同水火一樣有衝突,這也會犯舍法罪等等。這個裡面就是講這樣的一個殊勝。
 
再來是說,不管任何法門,都是為了讓某一個行者完整成佛。因此任何一部經,任何一個法句,都是成佛的一個口訣。對於這樣子的口訣,要生起定解。最後,讓所有的所謂的捨法等等的罪過,使行者遠離這些罪過,願可以遇到這個宗大師的教法。
 
因此這個部分主要是講廣論四種殊勝的內容,或者是道次第所提到的這些內容,也就是甘丹口耳相傳的這個傳承,對這樣子的傳承給予讚歎。
 
經教妙法三藏之聽講,實證教法三學之修行,
智成就者稀有之傳記,祈願善慧勝教廣增長!
 
第七個偈頌,首先是在說佛法有兩種傳承,一個是教法的傳承,一個是證法的傳承。
 
那作為教法來講,那就是經律論的三藏。經律論三藏主要是聞思講說,這個就是傳承三藏法門的一種方式。
 
所謂的證法,就是要去實修戒定慧三學的這些內容。有了三藏法門的講說,聞思也有了戒定慧三學的實修之後,所謂的智者就會形成,成就者也會形成。宗大師來一方面是智者,一方是成就者,祈願可以遇到這樣了的宗大師教法。
 
外現聲聞威儀寂調相,內具瑜伽二階堅信念,
顯密妙道無違相扶持,祈願善慧勝教廣增長!
 
第八個偈子主要是在講顯宗和密法,大乘和聲聞也是這個偈子的主要內容。
 
首先是外在,所謂外在是說,宗大師的傳承具足聲聞的所有威儀,戒律清淨。作為教法的根本來講,具有這個大乘的法門,還有密法的修行。那作為整個佛法的根本來講,具有僧團,尤其是比丘僧團。所有的比丘僧團,不管他是行持大乘和密法,作為外在來講,還是需要有聲聞威儀戒律的修行,這個是外在的一個殊勝。
 
作為內在來講,是在說生次圓次的各種瑜伽的修行,那這個也是密法的修行。因此在這個傳承裡面,作為顯宗的修行來講,密法的修行來講,都是呼應的,都是作為一個法門是在看待的。那這也是這個傳承裡面的殊勝,因此這個最後一個偈子是說願如此的傳承可以發揚光大,可以長久住世。
 
因乘所說空性之正理,配合果乘方便修大樂,
八萬法蘊精華心要義,祈願善慧勝教廣增長!
 
第九個偈頌的第一個句子是說因乘,大乘和小乘的因,大乘小乘的因乘所提到的空性的內容。第二是在說果乘,果乘所到提到的大樂,這是方便法門。因此,般若智慧的空性以及作為方便法門的大樂和合修行,這個也是這個傳承的一個特色。在這個傳承裡面具足了八萬四千法門的所有的精華,所謂的精華是指現證佛陀三乘的一個方法,這個也是宗喀巴大師的教法的殊勝。
 
就這個部分同樣,舊譯寧瑪的米龐仁波切對宗大師做了一個讚歎,在這個讚歎裡面所提到的主要就是,宗大師不光對顯宗有無量的貢獻,對密宗本身的貢獻也是來得巨大的。而且對顯密兩個層面可以如實的瞭解佛陀當年的這種義趣,這樣子的意理,宗大師徹底地做了一個詮釋。因此從顯宗的層面,從密宗的層面,宗大師具有了非常巨大的貢獻。
 
三士道之主要衛護者,六臂祜主、毗沙、業閻摩,
護法誓眾海會威勢力,祈願善慧勝教廣增長!
 
第十個偈頌主要是在講三士道。作為三士道來講,這裡主要是以三士道——上士道,中士道,下士道——的護法來讚歎宗大師的教法。
 
上士道的護法是智慧怙主。智慧怙主,也叫做貢布,瑪哈嘎拉,可以說他是作為整個上士道修行的內容的一種象徵,智慧怙主是這樣子的一個護法。智慧怙主的所有的象徵,象徵了整個上士道修行的內容。
 
作為中士道來講,就是財寶天王。中士道雖然有在講說修戒定慧三學都是它所要修行的內容,但最主要的是在講戒學的部分。那作為戒學從最基本的十善法或者說五戒居士,或者是各各的別解脫戒,還有大乘菩薩戒,密法的三昧印,這些都是戒學的部分。所有戒學的修行都是以多寶天王或財寶天王來象徵。
 
作為下士道來講,就是對因果要有信心,作為對因果的一種總之判斷就是法王閻魔帝。
 
因此在這個偈子裡面就是以三士道的護法,智慧怙主,財寶天王,再到法王閻摩帝,以這些護法對宗大師的教法是在做讚歎。
 
總之具德上師壽永固,持教賢哲尊眾遍大地,
佛教檀越福祿盛騰達,祈願善慧勝教廣增長!
 
最後一個偈頌,主要就是願所有傳承上師可以長久住世,願所有持教大德可以遍滿所有的大地,願所有的護法大德都可以昌盛,都可以興隆。願宗喀巴大師的教法廣為弘揚。
 
總的來說,就宗大師來講,大師是文殊的化身,除了是文殊化身之外,他是一個清淨比丘,示現以一個凡夫比丘來到世間。文殊的化身可以有百千萬億,可以有很多。但宗大師作為文殊的一個化身來講,他是來得很殊勝的。對整個教法來講,又是很有恩德,也是以第二佛來形容他,他所傳承就叫做格魯派,但是格魯派並非是有別於佛教,有別於佛法,這個傳承同樣也是佛教的傳承。其它的就像薩迦、噶舉、寧瑪來講,也不是一個獨立叫薩迦的傳承、噶舉的傳承、寧瑪的傳承,這些整個都是佛教的一個傳承。
 
宗大師在過去的時候,對整個教法的興盛,對整個佛法的傳承做了很多具有恩德的這些事情。今天我們在這裡就是感念宗喀巴大師的恩德,我們同時也發願,這一世依照這些法門可以有所修行,修行達到一定的成就。我們也發願,以後在生生世世一樣可以取得人身的精華,讓自己有所成就,最後究竟成佛。這就是我們要在這裡要做燃燈法會的最主要的一個原因。
 
編者註:《甘丹聖教增廣願文》偈頌採取了法炬法師翻譯的版本。
 

 

轉載請註明出處,所有文字、圖片、視頻等以果碩普利協會網站上最新版本爲準。

分享到:
上一篇  無量壽佛隨許灌頂法會開示
下一篇  大年初三祈願法會開示(談煙供及護法的供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