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> 甘露教言 > 正文
白瑪哈嘎拉隨許灌頂開示

使用閱讀模式


今天,我們接受怙主如意寶的隨許灌頂,至少就修行本身要令我們的心與佛法相應,尤其是要與大乘佛法相應。修行與佛法相應與否是由起心動念(發心)所決定的,如果具足這種發心,我們接下來得到的隨許和加持也才能如法。
 
我們無始以來流轉輪迴之中,經歷無量無數的投胎,繼而遭受不計其數的苦難,也受用過不計其數的榮華富貴。但所有的投胎並沒有讓我們的人身獲得最究竟的果位。相比之下,今生今世的我們,擁有了暇滿人身,也遇到了顯密雙運之教法,遇到了無垢染、傳承清淨的佛法,更親近到大乘善知識。這實在是幸運!
 
我們本身都是願離苦得樂的。一切有情眾生也都有這種離苦得樂的願望。另外,我們也知道“是非取捨”的道理,因此當這些條件已然具備時,就需要去好好抉擇,為無數次的來生來世安樂,想一些辦法,讓這次的人生更有意義。
 
如何讓人生變得有意義呢?阿底峽尊者講:以一棵樹為喻,樹根有毒的話,長出來的果實、樹葉等也會是有毒的。同樣,樹根是良藥,那它的樹葉、果實也可當作藥用。
龍樹菩薩也談到:“貪瞋及愚癡,其果即非善;非貪非瞋癡,其果即為善。”因此,要讓今生今世變得有意義的話,就要從“是非取捨”這個地方去修行。我們所有修行的根本就在於注意我們的起心動念。
 
寂天菩薩說:“但能繫執於此心,彼等悉皆受拘繫;但能調伏於此心,彼等悉皆受調伏。”因此,今生今世所有的事情,要得一個好果,我們的修行若要與佛法相應的話,就在於我們內心的起心動念,這就是所謂的發心。我們在做改變,做一些修行的更正等等的時候,要從這個發心出發。
 
宗喀巴大師說:知道所有的這些取捨道理後,要放下今生今世所有的執著。放下今生今世所有執著,就如同丟棄稻殼,取到稻米。
 
瑪爾巴大師賜予密勒日巴的最後的口訣也是這樣說的。瑪爾巴大師說:你切不可把清淨的正法與今生今世的執著混染一起,一旦正法與今生今世的執著這種俗事混染,正法就會被污染。當你認識到輪迴本身是痛苦時,今生今世所有的執著都可以放下。瑪爾巴大師告訴密勒日巴不要荒廢一生,密勒日巴也記住上師的教導,他真的放下今生今世所有的執著,進山修行之後就有了後來即生成佛的成就。
 
世間八法的執著是對今生今世的執著。我們今生今世獲得暇滿人身後,就要去做一個有智慧的有情,這使得我們區別於很多其他道的有情。反之,如果說我們跟其他道的有情是有區分的話,我們就要去做令這種暇滿難得的人身變得有意義的事情。修行最開始就是要斷除今生今世的執著,雖然我們沒有辦法同過去那些成就者、大師一樣完美,放棄今生今世的執著後就到深山去閉關修行,至少在今生今世享受很多圓滿的同時,應不去執著這些圓滿。應把圓滿的一生跟佛法本身的修行結合起來。
 
我們在斷除對今生今世的執著後,要為來生來世去修行佛法。所謂“來生來世”包含很多層面,為了來世獲得人天的果報去修行的話,這叫做下士道的修行,這樣的下士道的修行也表示我們的修行是心向佛法的修行,不過這種心向佛法的修行還是一種輪迴之中的修法,因此它變成一種世間法。因為我們來生來世獲得人身的話,一樣還是有很多貪嗔癡的煩惱,有生老病死等痛苦。我們沒法滿足在人天的果報上,因為人天這樣的有情也並非圓滿的有情。接下來我們應該想,輪回的本質是痛苦,有了這樣的認識後,就要生起欲求解脫的心。有了想要解脫輪迴的心後,就是中士道的修行。因此所謂下士道、中士道的修行,都是在精神、心靈的層次,所有的區分都是由發心、起心動念所決定的。
 
我們要這樣想,就等虛空的如母有情眾生來講,跟我們一樣,都有離苦得樂的願望。但這種離苦得樂的願望,並不是每一個道的有情眾生都可以通過是非取捨完成的,很多有情眾生雖有離苦得樂的願望,不過在造作因時,往往卻在做不當的行為,因此在獲得果報時,常常都是事與願違的。對這樣的如母有情眾生就要生起慈悲心,經由這種慈悲心繼而生起菩提心。
 
我們應該以上述的發心作意來接受灌頂,要想:為了饒益有情,我們需要成佛,若要成佛就需要積資凈障。過去諸佛都曾經歷過這種積資淨障的修行。作為賢劫千佛當中的本師釋迦牟尼佛,也曾如是發心。他當時是一位有一千位王子的國王,他以利益所有有情眾生的發心來供養諸佛的,供養後更發清淨願,最後經由積資淨障這樣一個修行過程,獲得正等正覺果位。因此今天就接受灌頂的個人而言,也要以這種“我要累積資糧,我要弘揚佛法,我要貢獻利生”的發心在這裏接受瑪哈嘎拉的隨許灌頂。
 
接下來介紹這位本尊傳承的一些歷史。怙主就共通來講,他是在佛陀面前有發願,後來也是登地的一位本尊。就了義來講,有談到他是觀音、是馬頭明王,有時他也顯現一個財神的護法的形象,主要是有白黑兩種,我們今天所要灌頂是四種事業當中的息法本尊,他叫做白色如意寶瑪哈嘎拉。這種灌頂有口訣傳承,在古印度有一位成就者,叫做拉呼拉,在藏地有一個瑜伽師叫做瓊布瑜伽師。過去西藏一般來講,很多祖師都是去印度求法,不過這個傳承,據說是印度的拉呼拉他主動到西藏為瓊布傳授灌頂,因此這傳承也叫做本尊灌頂的口訣傳承。
 
這個故事是這樣的:瓊布瑜伽師住在離拉薩不遠的一個叫潘波(‘Phan po)的地方,他月初講經說法,月底閉關修行。在他某次閉關修行時來了很多空行母,為他授記說他將要在一個叫做香(Shangs)的地方建立寺院,於是他向香(Shangs)出發前一天,黎明時候下了一場大雪,等天要快亮起時,來了一位印度瑜伽師。這位瑜伽師請求覲見瓊布瑜伽師,但瓊布瑜伽師的侍者回答說瑜伽師正在閉關,沒法接待他。印度瑜伽師說自己是遠從印度來的一位病人,他一定要見到瓊布瑜伽師。於是瓊布瑜伽師就接見了“印度病人”。詢問他得了什麼病,有沒有把脈?這位印度來人說,如果要把脈,是這樣一個方式。這時他自己騰空,從身體流出很多鮮血,遍滿虛空,有很多都掉到地上。回到地面後,瓊布說:這位病人應該是跟火有關,應該是上火了。然後拉呼拉就問瓊布瑜伽師,如果是上火的話,要怎麼治療呢?瑜伽師就跟他講了一些方法,“病人”說:上火不是這樣醫的,他又騰空,從身體各個毛孔放出很多五色、多色的甘露之後,又收回自己體內,然後回到地面。接著,來了很多空行母,繞著他做金剛遊戲舞蹈和供養。這時瓊布瑜伽師才知道來自印度的拉呼拉不是凡人,隨即祈請他是否可以為自己傳法。拉呼拉成就者接受請求之後就跟他說,他自印度動身時太陽還沒有上升,西藏這地方都是山,為了不耽誤時間,他隔了一個晚上就到了。這暗示他是藉由神通來西藏的。他要來西藏是因為:在印度眾多成就者告訴他,應該到西藏見一位叫做瓊布的瑜伽師,他把他個人的所有的傳記講給他聽,聽了之後,據說在那個地方停留了一個多月。因此,瑪哈嘎拉這個法就是如此傳到西藏的。
 
我們接受灌頂之後,日後可以修此法,也可以常修一個簡軌法本。在修誦時,觀想瑪哈嘎拉與十方諸佛同一體性,是同一本質,並與觀自在菩薩是無二無別的,同馬頭明王相比也是無二無別的。因此,修簡軌時若是以十方諸佛悲心的本質或體性去修的話,是最好的。除觀主尊瑪哈嘎拉之外,也可以去觀想他周邊的四方空行母;另外,多聞天王也可以一併觀,如果得到過三法王裏那個密成就法王(即密修閻魔法王)的灌頂,一樣也可以在這個地方觀,因為密成就法王,也是財神,還有贊巴拉財神,也是瑪哈嘎拉的眷屬。
 
因此,所有以瑪哈嘎拉為主尊的空行母,以及其他各種財神, 都可以在他的周邊去觀。
 
略去觀想部分
 
我們修法時,同樣要用十足的信心去修,不能有以自利為主的發心,如果是為了利益自己去修的話,那也是很難修成的,要想我們在一開始提到的——發心是最主要的。如果是發菩提心之後修的話,結果就像是累積資糧去除障礙,是為成就菩提行道,最後實現利生事業為主,那也是容易修成的。
 
我們剛剛所談到的財富,幾乎都是世間的一些財富,相比這些財富,出世間的財富更高。就像地道——“五道十地”這種功德,可以作為我們修財神的主要目的,我們在修財神迎請財富本身時,也可以一併勾攝出世間的地道功德、證悟等。真正的財富是這樣子的!除了達成財富之外,也需要資糧。不具足資糧、沒有福報的話,財富是沒有辦法獲得的,這就如同泥沙再怎麼擠榨,也是無法擠出油脂來的。因此,對於修行、財富,累積資糧是最主要因。如果說我們具足菩提心的發心,菩提心就是一種真正的財富,因為菩提心的財富,可以令我們來生來世的所有果報成熟。今生今世的諸如自利這樣一些事情,更可以自然成就。
 
(口傳法本、複誦誓願、敬獻酬謝曼扎等部分略)  
 
我們今天安排這個隨許灌頂,是有弟子請求仁波切傳授這個灌頂。因緣是為重建在西康雅江的寺院。為重建寺院而迎請了瑪哈嘎拉的寶瓶,仁波切表示由衷的感謝。一些的弟子請寶瓶回去,都是在為了累積資糧,這種累積資糧,是為重建寺院的工作,因此對他人來講,是利生事業,對個人來講呢,本身是把瑪哈嘎拉請回去供養的意思。仁波切接受的所有供養,會全數供養給寺院。
 
我們今天聚會於此,特地花費時間,是為了有一個好的修行,因此,我們最後在回向功德時,最主要是為佛法繼續弘揚,長久住世,為利益所有的如母有情衆生而回向。對於上師仁波切來講,是願將顯密雙運、傳承清淨的佛法弘揚十方。再來,祈願以嘉瓦仁波切為主的所有的高僧大德,長久住世,為弘法利生做出最廣大的事業;祈願所有僧伽和合,究竟完成三學修習;祈願所有修學弟子的地道增長,心想事成。
 
最後祈願,近來各地發生的很多地震、水災、火災,都得以平息;願這個世界,充滿和平幸福。
最後請大家一起做功德回向。

法會地點:台北市全德佛教文物——德噶禪修中心
 

 

轉載請註明出處,所有文字、圖片、視頻等以果碩普利協會網站上最新版本爲準。

分享到:
上一篇  尊勝佛母隨許灌頂法會開示
下一篇  大悲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大灌頂開示